中国少儿艺教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素材 > 体育 > 球类运动 >

北京国安“永远争第一”的信仰

时间:2014-05-12 10:32来源:网络 作者:《少儿画苑》编辑部
我要说的,不是曼萨诺实用的1:0主义,也不是27分本身。而是,北京国安那种植根内心的“永远争第一”的信仰。在这个信仰的庇护和激励下,北京国安的每场比赛都充满激情,永不服输,而又赏心悦目。

北京国安“永远争第一”的信仰

     5月10日,北京国安补时最后阶段1:0点杀辽宁宏运,11战9胜2负和广州恒大同积27分,只是因净胜球少而暂列积分榜第二位。我要说的,不是曼萨诺实用的1:0主义,也不是27分本身。而是,北京国安那种植根内心的“永远争第一”的信仰。在这个信仰的庇护和激励下,北京国安的每场比赛都充满激情,永不服输,而又赏心悦目。
     那些渴望拥有信仰,但又不知道信仰究竟为何物的人,闲暇时间可以去看一下北京国安的比赛,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甚至,会让经典永存心间。
     信仰是什么?信仰是一种精神寄托,当你无助的时候,给你力量;当你成功的时候,让你骄傲;在你茫然的时候,为你指明方向;在你挫败的时候,使你更加坚强。
     当下,是一个信仰严重缺失的时代,物质生活丰富,精神生活空虚。没有信仰,就没有精神意志的承载物,导致人们的行为缺少独立的意识、冷静的思考、探寻的欲望,进而产生毫无节制的骚动和疯狂,最终随波逐流。
     绝大多数中超球队,都缺乏信仰的精神支柱,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,容易摇摆,容易放弃,容易悲观,容易沮丧。其中,最典型的就是屡战屡败的山东鲁能。
     而北京国安,是一个例外。20年前,时任中信集团董事长的王军,向北京国安队提出了“永远争第一”的目标。随后,历任俱乐部高层以及球队主帅,都向着中国职业联赛冠军的高地发起冲击,前赴后继,生生不息。直到2009年,北京国安才真的争到了第一,拿到了迄今为止唯一一座顶级联赛冠军奖杯。
     正是因为这个唯一的联赛冠军奖杯,多年来,外界一直嘲笑北京国安“永远争第一”仅仅是一句口号。因为拿不到第一,所以他们一直在“争第一的路上”。但是,当你回望北京国安职业化21年来的表现时,蓦然发现,真正让人目眩的球队,非北京国安莫属。
     因为,生活在皇城根下的御林军,虽然带有些许八旗子弟的遗风,但是,他们从未放弃骁勇善战的本性。从甲A到中超一路走来,淋漓尽致体现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永不服输的铮铮铁骨。
     2014赛季,即使亚冠小组赛被淘汰,北京国安场上激情四射的表现,依然引无数英雄竞折腰,成为表现最好的球队之一。
    这时候,重新回味王军先生当年喊出的“永远争第一”,才明白,这不仅仅是一种口号,更是一种从不退缩的精神,最终进化为北京国安的一种信仰,让绿色狂飙走到哪里,都成为中超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    由此想到,那些没有理解“永远争第一”的人们,对北京国安这个口号的讽刺和恶搞,是多么的轻浮而又幼稚可笑。如果我们中超的所有球队,都把这种信仰植根于内心,中超肯定是另一番万马奔腾惹人爱怜的景象。
     有些人对以上阐述可能不服,但是,我知道,他们很多人的内心是为北京国安供奉了牌位的。因为,他们知道,北京国安把“永远争第一”当做一种精神和信仰,是对的。

(责任编辑:李梦玲)
分享到: 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少儿网络美术馆
全息电子杂志
最新参赛单位
全息馆
推荐内容
  • 描写雨的诗歌

    雨向来是诗人最喜欢的意象之一。从古至今,留下了许多关于描写雨的诗句。关于雨的诗句...

  • 梅花的种类介绍

    1、品字梅型:典型的一花三果品种,现仅1种。即品字梅。2、小细梅型:花小至特小,白...

  • 中国漆器工艺

    中华民族悠悠几千年历史,在世间留下了无数瑰宝,漆工艺是古老华夏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夺...

  • 梅花的外表形态

    株高约5~10米,干呈褐紫色,多纵驳纹。小枝呈绿色。叶片广卵形至卵形,边缘具细锯齿...

全息教学
w\藤窆鞺8ay_幸g+謔$}TD 4s核h钓U'鵴_R暐伳璑1撀W④xFa箶e7O潴?S纽 獧\LH騬劂警((n蹒埸銯桕︵6?w撨胸C2I贰S知悉((n蹒埸銯桕︵6?w撨胸C2I侏{瑈缜} 珻.┈犢 9 Iv3稐VMvMc0V症勄} 珻.勐鐊徝@畑辒/撨胸C2I7Ds緛拢((l4#X5蚆惎呷]S纽 獧\LZJy!g沫N1搣镡""崐从鋒茯)T=<"36j0錡B舜Z:-'~GR w\藤褡96cPN饎X礹93噺韴菗tr砞 w\藤褡96cPN饎X礹9鋪掏7奞龃璹鄤|6骝)T=<"36j0錡BQ菤飷7燨s酵:O w\藤褡96cPN饎X礹9z霋曪灨鎊廻Q 懹[卻s "香縰q黝/.鄯莴踜 .q0(8T莭 珻.颡橾╕Z%蝮5猷乑*斁2Flt阼鵴WX,uh9R苈ゾP1椤MVOb#A疺Pu!5c扯懹[卻s "香縰q黝/枚氶,{ w\藤褴蕍KA饎X礹9駠朊 斋8摹岡w陀i嗱n閝WX,uh9脱|琼;闼}-藆螕H2Jz攴} 莬' "香縰qFg;m蝓PHb疉'Q橶S逽纽 獧\LQ媙G忴d沫N1搖,5{2対|9@梼 w\藤褴蕍KA饎X礹9 k氇+齄蚬穧 莬'曥1簷 X沫N1搯^蜒'蕳K2Tv湠蟹} 莬'曥1簷 X沫N1搯^蜒'"崐从鋒茯)T=<鎙Xこ實_〦us Ny>tiiH}а馽 !1刓ow陀i嗱n楣D 汃纬饎X礹9Br 坁廻Q 穧 莬'曥1簷 X沫N1搑_9,誅 撗 w\藤蠝V?饎X礹9 荲r65r `D膌综"S纽 獧\L%9U((/z $@BE3tUJl黂洈`j剜x(䥺儦E阶蛘W侁Z〦us Ny>ti账夂3u逃)T=<汯)〦us Ny>ti账夂3u逃)T=<< R0錡B 跮u邍髾2Jk泸)T=<鎙Xこ實_〦us Ny>tilVs2I_羿x(䥺儦E圸g攞p4〦us Nyg幀^0F`o球)T=<< R0錡BM@H睘(-'~GR w\藤褴蕍KA饎X礹9荁A润A,cpG`E?0)糅虓曜鋡陀i嗱n閝WX,uh9脱|琼;1椤MVOb#A疺Pu!5c扯穧 莬' "香縰qFg;m枚氶,{ w\藤駯д臚惻0錡B囤G(%q穭[N馫 w\藤駯д臚惻0錡BM@H睘(-'~GR w\藤駯д臚惻0錡BM9|7燨s酵:O w\藤駯д臚惻0錡B:&5揿Ie燓卅樒~ 撨胸C2I 兡wqEi 莭 珻.鼿磔 HY 頩:^蝞智s>橩5媁烍2沮檴'髤CbH=u泌紭匸鮭IKu超 慤咁eE稇剛_V揮庅穧 莬'Ё樏璨$W橓EkzW7z佪+